丰道易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描二维码

查看: 67|回复: 0

[转载] 圆瑛大师劝发菩提心文讲义卍南无阿弥陀佛

[复制链接]

2078

主题

5738

帖子

0

好评

银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3891

社区QQ达人最佳新人

发表于 2018-2-12 14:3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圆瑛大师劝发菩提心文讲义





圆瑛大师著





劝发菩提心文讲义

甲一 序分

甲二 正宗分

甲三 流通分







‘华严经’偈曰:心佛及众生,是三无差别!此无差别者云何?曰菩提是。梵语菩提,华言为觉。此菩提觉,约法而言谓之心,约人而言谓之佛及众生。菩提之体,竖穷横遍;菩提之相,万德庄严;菩提之用,神化无方。在佛则全体显现,在众生则隐而未彰。惟其隐也,故须方便以发之;发之至于究竟,则为成佛。然而能发之心,未尝不是菩提,此之谓发菩提心。夫发众生在隐之菩提者,即下化众生之事也。菩提发至究竟成佛者,即上求佛道之事也。总之,皆是发菩提心也。我侪学佛,虽尚在众生数而未得成佛,幸皆具此菩提心,苟能发心,则众生可度,佛道可成,方不负此所学。此古德所以有劝发菩提心文之作也。然劝发菩提心文旧传不一,而未有如省庵大师之文之恳切详明者。大师之文,举各教邪正真伪大小偏圆诸相,及发心十种因缘,为明辨启发之资,而归结于回向极乐,以彰其效。非尤为我侪净业同仁之所宜拳拳服膺者乎!



圆瑛老法师夙以宏化为家业,屡讲此文,其弟子明如记录之,于此文义蕴诠发无遗,可谓善述者矣。圆公早岁安禅,悟明心地。长游义海,了彻灵文。殷殷以救世为心,在在以度生为急。讲座远敷于群岛,丈席接迹于诸山。龙天推出,不辞担荷。忍辱负重,道俗翕然。近以国家多难,法弱魔强,慨津梁之已疲,托文身以垂教;因取旧稿修治而厘定焉。浩斋晏晦,谢绝诸缘,唯孜孜以立言为务。而‘楞严’一经,尤为师一生精力所萃。八番讲演,心得孔多。所纂全疏,亦削稿有期。今以劝发菩提心文讲义待付手民,属圆净一言附之。谨略述因由,俾读此讲义者,藉知吾师宏教之大凡云尔。



民国二十九年六月十日  定煇李圆净谨序  



劝发菩提心文讲义



今讲此文,依照贤首宗,十门解释,略事发挥:一、总释题目  二、撰文法师  三、启教因缘  四、藏乘所摄  五、教理浅深  六、宗趣分别  七、能诠教体  八、所被机宜  九、力用殊胜  一○、别解文义:



一  总释题目



劝发菩提心文



题,为一文之总纲。文,是一题之别义。欲知别义,须究总纲。总纲若明,别义自易。如提纲,则网目自彰;挈领,则衣缕自直。是以首门,即总释题目。亦提纲挈领意也。



此题六字,应分通别二题。前五字是别题,他文非此题故,名之为别。文之一字,是通题,通于他种故。如‘龙舒净土文’、‘云栖放生文’等,皆可名文。别题,是所诠之法义。通题,是能诠之文字。文者义之表也,义者文之实也。文称于义,义随于文,文义相资,能所不离,合为题目。



又应知此题,具含人法能所。按古德七种立题,以人法喻三字:单三种(是一字),单人,如‘佛说阿弥陀经’;单法,如‘大般涅槃经’;单喻,如‘大宝积经’。复三种(是二字),人法,如‘文殊问般若经’;人喻,如‘如来说师子吼经’;法喻,如‘妙法莲华经’。具足一种(具三字),如‘大方广佛华严经’。本题明是单法立题。以菩提心,是性法;乃众生自性本具之法。劝发二字,是修法。既经劝发,必依菩提心,而起菩提行,修诸行门,求证菩提之道。题中明文无有人喻字面,故曰明是单法立题。



若以义推,实含人法能所。既有所劝发菩提心之法,必有能劝发菩提心之人。若无其人,谁为劝发?当知劝发属教,发心属机,题具对机施教之意。劝者:劝化、劝导、劝勉。劝化,如云:一切众生,当发菩提心,方能出离生死苦。劝导,如云:我等本是佛,因为无明所误,而为众生。今当返迷归悟,称性起修,上求佛道,下度众生。劝勉,如云:既发菩提心,须行菩萨道,必要经过三个难关:难行能行,难舍能舍,难忍能忍。菩提心须坚固不退。



发者:发明,发起,发展。发明:如闻劝之后,发明自性真心,即是菩提心。广大平等,一向迷而不觉,今承指示,开解明了,谓之发明。发起:如既承劝明了,即发起此菩提心。智悲并运,解行相应,蹑解起行,谓之发起。发展:如既发菩提心,而修菩萨行。则六度齐修,四摄普被。令未种善根者种,已种者增长,已增长者成熟,已成熟者解脱。念念上求佛道,心心下化众生,谓之发展。



菩提心,即是道心。梵语菩提,此翻为道。菩提有三:一曰真性菩提,此以理为道也;二曰实智菩提,此以智慧为道也;三曰方便菩提,此以逗机施教为道也。真性,乃真如自性,圣凡同具。迷之为凡,悟之成圣。迷悟虽殊,生佛一致,平等平等。‘楞严经’云:大地草木,蠕动含灵,本元真如,即是如来成佛真体。依此不特生佛无异,实则情与无情,皆同一体。在有情分上,名之佛性。在无情分上,号曰法性。今约有情众生,即是人人本具之佛性,名曰本觉,亦即如如理;真实不虚,无有变异。故曰真性菩提,以理为道也。



实智,乃真实智慧,非同世间所有世智辩聪也。世智不离生死,实智能证菩提。即称如如理,所起之如如智,亦名始觉。依此始觉智,反照本觉理,照彻心源,真实了知,即是根本智,及实智。故曰实智菩提,以智慧为道也。



方便,乃权巧施设。先鉴众生机宜,应以何身得度,则现何身。应以何法得度,则说何法。种种方便,化度众生。即从根本智起之后得智,又名差别智,及权智。故曰方便菩提,对机施教为道也。



菩提又译为觉,菩提心即自觉觉他之心。若但自觉,而不觉他,不名菩提心。故二乘之人,不发菩提心,惟大乘众生,方能得发。经云:我今发心,不为自求人天福报,声闻缘觉,惟依最上乘,发菩提心。



菩提心当云何发?须知菩提心者,从大悲起。菩萨修行,此心为先。若不发大悲之心,一切万行,无从建立。何为大悲心?视大地众生,皆为一子是也。子有饥寒疾病,为父母者,必以悲心而拔其苦。乃至不惜一切,而为其子。如能视大地众生之苦,如己一子之苦,而为设法救拔,如是之心,名大悲心。



‘起信论’三心,亦即菩提心。一者直心,正念真如法故。此念之所以为正者,不著二边,起智观照真如正理,即契菩提心体。二者深心,乐修一切诸善行故。好乐修习,世出世间自利利他诸善行。三者大悲心,欲拔一切众生苦故。以平等大悲心,拔除一切众生,分段变易二生死苦。此二皆发菩提心用。今劝发菩提心,即劝发‘起信’三心,令趣无上菩提也。



又菩提心,即菩萨心也。‘楞严经’云:自未得度,先度人者,菩萨发心。此心则舍己利他,大乘行愿;非同声闻缘觉,但求自利者所可同日语也。



又菩提心,即进趣无上菩提之心也。此心能自觉觉他,乃至觉满,得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此心通因彻果,因中必发菩提心,果上方成菩提道。虽成菩提道,究竟不离菩提心。



文,即文言,名句文三身之一。名诠自性,如云瓶,非盆非碗也。句诠差别,如云花瓶,非油瓶酒瓶也。文诠联缀,文义相联络;如云此花瓶,是古磁,经时既久,火气脱尽,盛水养花,可以耐久,新鲜不谢。今此文,由积名成句,积句成文,能诠显劝发菩提心之义理,令生解起行故。此文,虽非经非律非论,而经律论三藏之旨,文中皆具,能成法益。一总释题目竟。



二  撰文法师



古杭梵天寺沙门实贤撰



古杭:即今之杭州也,昔亦称武林。梵天寺在凤山门外,于有宋时代开山,明朝中兴。沙门:出家修道者之通称也。梵语沙门,译为勤息,谓勤修戒定慧,息灭贪嗔痴。又谓识心达本源,故号为沙门。



实贤是祖法讳,字思齐,号省庵,为莲宗第九祖。江苏常熟县,时氏子,为书家后裔。祖生于清朝康熙二十五年八月初八日,生即不茹荤,总角之年,即有离尘志。父蚤逝,母张氏,十分贤明,知祖夙植善根,乘愿再来,遂命出家。年七岁,礼清凉庵容选大师为师,十五岁薙发,二十四岁圆具于昭庆戒坛。严净毗尼,于道精进,常终夜不卧。寻入讲筵,洞明性相二宗。从崇福灵鹫和尚,参念佛是谁。四阅月有省,曰:我梦觉矣。由是机辩纵横,善说法要。和尚欲付衣拂受。遂禁足于真寂寺,昼览藏经,晚持佛号。于己亥春,诣明州阿育王寺,瞻礼舍利(佛之灵骨)。二月十五佛涅槃日,大合缁素,广修供养。并于塔前燃指,发四十八愿,感舍利放光,众皆共睹。作此劝发菩提心文,激励四众。诵者多为涕下,感化者众。祖平生住持永福、普庆、海云、仙林、梵天诸法席,化道崇隆,三根普被。雍正七年,结莲社,为文誓众,毕命为期。己酉冬,主席梵天寺,屏绝诸缘,掩关寸香斋。雍正十一年,腊月八日,告众曰:‘明年四月,吾去矣。’由是日课佛名十万。明年四月十二日,告众曰:‘月朔以来,再见西方三圣,其将往生乎!’即书偈云:‘身在华中佛现前,佛光来照紫金莲,心随诸佛往生去,无去无来事宛然。’于是具浴更衣,断饮食,敛目危坐,十四日将午,面西念佛,安然而逝,送者麋至,祖忽开目曰:‘吾去即来,生死事大,各自净心念佛可矣。’遂合掌连称佛名而寂。世寿四十有九,僧腊二十有五。是冬腊月八日,奉灵骨塔于常熟拂水岩之西。后鄮山诸道俗怀祖道行,迎骨重建塔于阿育王寺之右。刻有‘省庵法师遗书’一册,略备始末。二撰文法师竟。



三  启教因缘



良以法不孤起,起必有由。此文以何因缘而作,不可不知。细察因缘有二:一者总,二者别,总乃由省庵法师,本觉内熏为因,熏起始觉之智,流出此篇文字。复由众生外感为缘,感动法师大悲,劝发菩提之心。别则因缘具有十种;如本文备明。一、念佛重恩故,二、念父母恩故,三、念师长恩故,四、念施主恩故,五、念众生恩故,六、念生死苦故,七、尊重己灵故,八、忏悔业障故,九、求生净土故,十、为念正法得久住故。十缘义理,在后详释。三启教因缘竟。



四  藏乘所摄



已知此文,发起因缘,有总有别。未悉藏乘,何所摄属?藏有声闻藏,菩萨藏。声闻藏,厌苦断集,慕灭修道。但求自度,速出三界。菩萨藏,解行双圆,自他两利,普度众生,齐成佛道。此文开众生之圆解,起万行之圆修,应属菩萨藏摄。



乘有小乘,大乘。乘字读去声,乘是车乘,从喻立名。小乘是羊车,鹿车。大乘是牛车。更有最上乘,是大白牛车。此典出自‘法华经譬喻品’,有一长者(喻佛)诸子幼稚(喻众生),入朽故大宅(喻三界),嬉戏娱乐。其宅四面,倏然火起(喻烦恼火)。长者见火,速告诸子,此舍已烧,汝等宜速出来,勿为大火之所烧害。诸子闻已,不知何者是火,何者为舍,何为焚烧,不知畏避,依然乐著嬉戏。长者知子本心,各好珍玩之物,而以方便,诱令得出。告曰:汝等宜速出来,我有羊车(喻声闻),鹿车(喻缘觉),牛车(喻菩萨),可以相与。诸子闻已,愿乐诸乘,争相疾走而出。长者见子出已,其心大快,自惟财富无量(具足无量功德法财),等与大白牛车(等赐最上一佛乘)。此舍三乘归一乘也。小乘,谈理狭隘,但说人空,不明法空。又但求己利,不肯利他。大乘谈理深广,彻法底源。又明一切众生,皆当作佛。此文劝发菩提心,劝修菩萨行,求成佛道,应属大乘所摄。四藏乘摄属竟。



五  教理浅深



已知此文,菩萨藏大乘所摄。未悉于贤首五教,当收何教?五教者:



一小教:但明人空,不说法空。但求自利,不肯利生,即台宗藏教。贪著小乘,三藏学者,但证我空之理,但了分段生死。



二始教:始者初也,即大乘初门,故名为始。此教有空宗、相宗二种。若约但明诸法皆空义(为空宗),即台宗通教,当体即空,不待灭色而后空。一切身心世界,犹如空华镜像,即色即空也。若约广谈诸法差别义(为相宗),无明不觉生三细,境界为缘长六粗。多谈法相,少说法性。有成佛不成佛。亦名分教。若约从真起妄,则有六凡依正因果。返妄归真,则有四圣依正因果。即台宗别教。十界具足,差别不同也。



三终教:说如来藏缘起正理。如来藏随缘,成一切法(俗谛);缘起无性(真谛);一切皆如(中谛)。一切众生,皆当作佛,方尽大乘至极之理,故名为终。亦名实教,多说法性,少说法相。纵说法相,亦会相归性。以称合实理而说,故名为实。此教真俗二谛圆融,即台宗圆教双照义。



四顿教:不依地位渐次,亦不说法相,唯辨真性。绝相泯心,一念不生,即名为佛。顿超佛地,不历三祇,故名为顿。此教离一切相,即台宗圆教双遮义。



五圆教:总一法界,性海圆融,缘起无碍,身毛尘刹,互相即入。于一毛端现宝王刹,坐微尘里转大法轮,故名为圆。此即台宗圆教,遮照同时义。



此文劝发菩提心,令发成佛之因心,而得究竟之果觉。佛种从缘起,正属贤首终教。文中劝人,去偏取圆,兼属圆教。五教理浅深竟。



六  宗趣分别



已知此文,教理甚深,未悉何为宗趣?贤首云:当部所崇曰宗,宗之所归曰趣。宗即是因,趣即是果。以本文而明宗趣,当以发菩提心为宗,证菩提果为趣,六趣分别竟。



七  能诠教体



已知此文,宗趣圆极,未悉何为教体?教体者,教法所依之体也。娑婆世界众生,耳根偏利,故诸佛诸祖,皆以音声而作佛事。‘楞严经’云:此方真教体,清净在音闻。是以音声为教体。



若徒有音声,而无名句文,如风声水声,岂能诠理?如是则当以声名句文,四法为教体。又但有能诠之四法,而无所诠之义理,如山歌野曲,岂能为教体?如是则当并摄所诠为教体。又若文若义,皆不离心,心为诸法之本,诸法不出一心。此文字字句句,都从省庵法师性海中流出。既有文字,则属事相。依终教教理,自当会相归性,而以归性为教体也。七能诠教体竟。



八  所被机宜



已知此文,能诠教体,未悉所被何机?文是省庵法师化导之教。若闻教生信发解,依教起修求证,皆谓之机。教必对机而成益,如药必对症而生效。此文劝发菩提心,乃属大乘之教理行果,应被大根众生。根机既大,智慧必大,心量亦大,于此大教,方能领荷。愿力亦大,于此家业,方克承当。大根众生,正所被之机也。如是则应小根绝分,如云龙象蹴踏,非驴所堪。若仔细研究,二乘根器,亦为当被之机。何以故?因二乘志意狭劣,但求独善其身,不肯成就众生。经此文种种劝导,耻小慕大之心,自然而生。时至机熟,必能回小向大,而发菩提心也。故此文实可普被三根。八所被机宜竟。



九  力用殊胜



菩提心,为诸心中王,具殊胜之力用。能荷担众生,及荷担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若发此心,可以上求佛道,可以下度众生,具足四弘誓愿,此心有如是之功能力用。然此心力,由此文劝发而生。此文由省庵法师菩提心海流出,故此文有殊胜之力用也。九力用殊胜竟。



十  别解文义



将本文全篇,仿照诸经,分为三分。



甲一  序分  自开篇至方得名为真正发菩提心也止。



二  正宗分  自此菩提心,诸善中王,至是为发菩提心第十因缘也止。



三  流通分  自十缘备识,至文终。



甲一  序文  (叙述发起之意)



乙一  先叙修行心愿为本



不肖、愚下、凡夫、僧、实贤,泣血稽颡,哀告现前大众及当世净信男女等!唯愿慈悲,少加听察!



首句自谦之词。不肖表其非贤;愚下谓非上智;凡夫愧非圣人。因对涅槃法会,众前说话,未敢自高。众中僧俗老幼,根机不等,或有诸佛菩萨,影响当时,或有祖师圣僧,乘愿再来。肉眼不识,故发言必宜谦逊也。



僧,实贤,梵语僧伽,简称僧,译云,和合众,乃出家修行者之通称。和合有二:一理和,谓十方同聚会,个个学无为,同证无为之理也。二事和,有六:身和同住,口和无诤,意和同悦,戒和同修,见和同解,利和同均。出家人,故称六和僧。实贤,法师之法讳。字思齐,其师为取如是名字,意望见贤思齐。法师出家后,参学具足,宗教兼通,解行相应,智悲双运,发大乘愿,行菩萨道,归心净土。临终往生,上品上生,实预圣贤之列,诚不负师之所望也。



泣血稽颡,哀告现前大众及当世净信男女等;此同体大悲心之所感发,恳切告众也。念一切众生,与佛本来同体;何以诸佛已成正觉,我等尚在沉沦?由是熏动大悲心,不觉悲伤涕泣,血泪交流。稽颡即礼拜也,以头稽留于地,以表诚恳恭敬,较常不轻菩萨,逢人礼拜受记,更有甚焉。



告而曰哀者,悲哀发言,冀以感动众心。现前大众:谓非过去未来,乃现前涅槃会上之大众。及当世,及者并及。当世有二释:一、当今之世,由此会而普及当今世界,由近及远也。二、当来之世,由此会而流传当来世界,自今而后也。男女而称净信,谓夙植善根,信心具足,不杂疑念,故曰净信。信为五根之首,十一善法之先,有信则诸善可生,故‘华严经’云:‘信为道源功德母,长养一切诸善法。’



惟愿慈悲,少加听察者:愿即法师心愿,亦即菩萨弘愿,愿度无边之众生。故惟愿大众,发慈悲心,勿以人废言,对我所言,少加听察。若但听而不察,听同不听,未能得益。听者听闻,是闻慧;察者思察,是思慧。既能从闻而思,必能从思而修,故愿加思察,定能发菩提心,而修菩提行也。



尝闻入道要门,发心为首。修行急务,立愿居先。愿立,则众生可度;心发,则佛道堪成。苟不发广大心,立坚固愿,则纵经尘劫,依然还在轮回。虽有修行,总是徒劳辛苦。



此即叙修行心愿为本也。尝闻者:表文中之言,非出己见,乃尝闻大乘经中,有如是说,今者代佛宣扬。入道要门:即欲入菩提道之要门,又入佛知见道之要门,不在他处,首在发菩提心。此心既发,即开佛知见,方能修行。而修行紧急之务(事也),立愿居先,行无愿不成,必至退转故。



愿立,则众生可度:度生之愿,乃菩萨四弘誓愿之第一愿。菩萨对三界众生,如‘金刚经’云:若卵生,若胎生,若湿生,若化生(欲界),若有色(四禅色界天),若无色(空无边处天),若有想(识无边处天),若无想(无所有处天),若非有想非无想(非想非非想处天),我皆令入无余涅槃,而灭度之。则三界众生度尽,故曰:愿立则众生可度。



心发,则佛道堪成:心即菩提心,此心为正因佛性。正因理心既发,则了因慧心,缘因善心,自可相继而生。正因佛性本具,众生多皆埋没于五蕴山中。今承开示,既发菩提心,则正因理显。再加了因佛性,缘因佛性,悟修之力,则本觉正因佛性出缠,成等正觉。故曰:心发则佛道堪成。



苟不发广大心,立坚固愿:此反显发心立愿,为修行之根本,本立而道生。苟不发广大心:如发心持五戒,修十善,求人天福报。如发心断见思惑,出三界狱,求声闻乘。如发心乐独善寂,得自然慧,求缘觉乘。此皆非广大心,都是只求自利之心。



广大心者:即平等慈悲心是也。慈心能与乐,悲心能拔苦。如世间父母之于子女,皆有慈悲心,要令子女得安乐,离痛苦。但此心不平等,何以故?如对他人子女,任从饥寒交迫,疾病萦缠,漠不关怀,故非广大心。若能视大地众生如一子,平等慈悲,乃名广大心也。



坚固愿者:即坚固不退。如云:假使热铁轮,于我顶上旋,终不为此苦,退失菩提心。又虚空可碎,沧海可填,我愿不易。如地藏菩萨发愿,众生度尽,方证菩提,地狱未空,誓不成佛。又如阿弥陀佛所发四十八愿,愿愿皆云:若不尔者,终不成正觉。是之谓坚固愿。



末四句,承上若不发广大心,立坚固愿。则纵使经历尘点劫数,不能了脱生死,依然还在轮回。虽有种种修行,如‘楞严经’所云:诸修行人,不能得成无上菩提。乃至别成声闻缘觉,诸天魔王,及魔眷属。皆由不知二种根本,错乱修习。犹如煮沙,欲成嘉馔,纵经尘劫,终不能得。二本:一妄本,依识心所修。二真本,依菩提心所修。不发菩提心,不成菩提道,岂非徒劳辛苦耶。



故‘华严经’云: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,是名魔业。忘失尚尔,况未发乎?故知欲学如来乘必先具发菩萨愿,不可缓也。



此引经作证。‘华严经’,是释迦如来初成正觉,如日初出,先照高山。为大根众生,转无上根本法轮。说心佛众生,三无差别之理,圆融无碍,举一即三,全三即一。如举一心字,佛及众生,皆悉在内。迷此心者,乃为众生。悟此心者,当下成佛。如举一佛字,心及众生,亦皆在内。佛即是心,佛原从众生修成。如举一众生,心佛亦皆在内。众生莫不有心,凡有心者,皆当作佛。即是心佛及众生,是三无差别。



经中有云:忘失菩提心,修诸善法,是名魔业。有一菩萨,往昔遇佛,已发菩提心。后在世间修行,将前所发菩提心忘失,并不记忆。如是,则所修无论世间善,出世间善,皆名魔业。



问:出世善法,何名魔业?答:‘楞严经’中,声闻缘觉,皆列五十种阴魔之内,据此可知。又波旬魔王,因中亦修十善,及未到地定。此定亦云未至定,未至初禅离生喜乐地之根本定,但修近分定(只能伏惑),故名未到地定。因不发菩提心,故报生欲界顶天,而为魔王。



忘失尚尔,况未发乎?此以轻况重。意以修行必要发真正菩提心,否则,因地不真,果招纡曲。



故知欲学如来乘,必先具发菩萨愿,不可缓也;此结心愿为本。故字承上转结之词。乘字去声,佛教共有五乘:一人天乘,说五戒十善之法。二声闻乘,说四谛法。三缘觉乘,说十二因缘法。四菩萨乘,说六度万行法。五最上一佛乘,惟说一心法。如来乘,即最上一佛乘。众生欲学此乘,必先具发菩萨四弘誓愿。具发者,完全而发,不可或阙,即上求下度智悲并运者也。过现诸佛,并无不发菩萨愿,而得菩提道。故发愿,为修行不可缓之事。如普贤发十大愿王,观音发十二大愿,弥陀因中发四十八愿,可为修行之模范也。先叙修行心愿为本竟。



乙二  叙发心去取须明



丙一  举数标名



然心愿差别,其相乃多。若不指陈,如何趣向?今为大众略而言之。相有其八,所谓:邪、正、真、伪、大、小、偏、圆是也。



然字承上转下之词。上文但云必先发愿,未明当发何愿,故此须当指明,令知去取。当知发心立愿,损益利害所关。若不得明眼师家指示,不修正道,危殆孰甚。省庵法师,为宗教大善知识,其所开导,必可依从。若遇邪师邪教,令发邪心邪愿,必致堕落。古德云:一盲引众盲,相率堕深坑;岂不悲哉!



然心愿差别,其相乃多:此二句广指一切心愿。若不得明师指示陈述,则茫茫无据,如何能得趣向?趣向即归向也。一切众生,迷真起妄,认妄为真,都是向妄。若有明师指示,返妄归真,返本还源,方得归向正途,而登正觉。今为大众略而言之,因发心立愿之相既多,不能广指,只得略言。相有其八下三句,即举其数,而标其名。所谓邪、正、真、伪、大、小、偏、圆,是也。一举数标名竟。



丙二  依名辨相



丁一  牒名



云何名为:邪、正、真、伪、大、小、偏、圆耶?



此牒定,邪正等八种名。用云何二字而征起之,以为下辨相之张本。邪正等,皆从发心上分别。如发心是邪心,立愿必定是邪愿,以愿从心起故。余可例推。当知发心立愿之人,邪伪者多,真正者少。



现在末法之世,法弱魔强,许多左道旁门,如空心教、无为教等,名是佛经内部极好之名词。但窃取其名,而所修之行,不依名中义理。如空心教,不观心性本空,仍执心在身内;又随心分别六尘境界。如无为教,不学六种无为之法,仍念念著有,不修净行,更有许多非法说法。此等名为附佛法之外道。以为人师,广收徒众。其传法只许两人私相授受,不许第三人观听。有云三眼不传道。又以欺诈手段,诱骗愚夫愚妇。凡欲受其法者,先要一誓词不得将教中密语,告知于人,如违愿遭重谴(或愿被雷击、或愿遭火烧、或愿被水溺)。即夫妻之间,亦不许说。此以恶咒束缚于人。如有智识之人,一闻传法,不许第三人观听,及教中密语不许告知他人,即知其非正法。何以故?如果正法,必可公开,振法螺,鸣法鼓,堂堂皇皇,那有怕人见闻之事乎?



此中八种,前四种,乃为凡夫修行开正眼。以凡夫之人,每多邪正不分,真伪不别,盲从邪教,依照伪修。后四种,兼为二乘权教示指归。以三乘圣人,抑或囿于小道,不发大心;抑或偏于事行,不明圆理;故须征释。一牒名竟。



丁二  辨相



世有行人,一向修行不究自心,但知外务。或求利养,或好名闻,或贪现世欲乐,或望未来果报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邪。



此下辨明八种相,原文分定,即为八段。此段辨邪之相。世间有一种修行之人,一向以来,发心修行,不究自心。自心,即真如自性,本有真心;不从父母所生,非同世人所认现在身内之肉团心也。



肉团心,是假非真,但假名为心,并无功能力用。我如是说,难免许多人不承认,要与我诤辩。谓此心能种种思量分别,何以说并无功能力用?答曰:思量,是第七末那识。分别,是第六意识,实非肉团心之功用。如谓此心实能思量分别,世间初死之人,肉心仍在身中,何以不思量不分别也?即此可验证肉心无用。



本有真心,不在内,不在外,不在中间,俱无所在(此约真谛谈空)。虽然无在,无所不在(此约俗谛说有)。犹如虚空,不在内外中间,无有何处,没有虚空。即地中尚有虚空,出土一尺,则有一尺虚空,出土一丈,还得一丈虚空,色空无碍。真心则空有无碍,二谛圆融,亦复如是。不究自心:即不肯参究此心。参既不参,安得明了?既不明了,不知依之为因地心也。



但知外务:下列利养、名闻、欲乐果报,皆外务也。或求利养,即求财利滋养;或好名闻(去声),即好虚假名誉;或贪现世欲乐,即五欲乐境。五欲有二:一财色名食睡,二色声香味触,此二种皆世人之所欲,故名五欲。或望未来果报,即望转生人间,或生天上,受福乐之果报。为如是四种发心,名之为邪。因不依正理,不修正道,贪求世间名、利、欲乐果报故也。



既不求利养名闻,又不贪欲乐果报;唯为生死,为菩提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正。



此段辨正之相,恰与上科相反。既不求利养名闻,则澹泊明志,安贫守道。又不贪欲乐果报,则少欲知足,乐出尘劳。



唯为生死:唯者独也,独为生死大事,发心修行。将生死二字,贴在额头,刻在心头,无时或忘。念无量劫来,生死死生,生生死死,如旋火轮,无有休息,实是大苦。有生则有身,有身则众苦所集,一定要把此身度了。古德云: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?此身得度,生死方了。欲了生死,须有至悲至切之心方可。又古德云:此心未明,如丧考妣,此心既明,更如丧考妣。此即生死心切。此心是真心,未明即未悟。欲求悟明真心,其心悲切,如死父死母一样。迨此心既明,何以更如丧考妣?因既悟之后,了知本来是佛,堕落轮回。悟虽已悟,证犹未证,生死未了,故更如死父死母一样。如此乃是唯为生死。



为菩提者:为求证无上菩提也。求得实智菩提,使真性菩提,不致埋没,而方便菩提,得以成就。至于利养名闻,果报欲乐,皆非所求也。如是发心,方名为正。



念念上求佛道,心心下化众生。闻佛道长远,不生退怯。观众生难度,不生厌倦。如登万仞之山必穷其顶,如上九层之塔必造其巅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真。



此段辨真之相。念念上求佛道者:已发上求佛道之心,念念在怀,无时或忘,不忍半途而废。心心下化众生者:亦即已发度生之愿,心心相续,要把一切众生,我皆令入无余涅槃,而灭度之。



闻说佛道长远:如‘法华经’所云:五百由旬,方是宝所(喻佛地)。有一导师,引导诸人,前趋宝所。因其路难行,多人半途欲退。导师不忍是辈,而失大利。乃为劝勉,前行固难,已经行至半途,退后亦难。同是一难,何如前进?无奈是辈,无志进求。导师为悯是辈,方便设一化城,劝令前进少许,即有大城,可以于中休憩。化城喻小乘方便涅槃,为小根怯弱之辈而设。今云不生退怯,即精进上求,无怯弱心也。



观众生难度:以众生根行不等,惑业深重,不肯受化者多。即有一时受化,遇境逢缘,而退道心者亦多,故曰难度。不生厌倦者:如‘宝积经’所述:常精进菩萨为一众生,经无量劫,随逐不舍,犹不受化,曾无一念弃舍之心。对此众生不厌,常随教化不倦。若此菩萨,可谓观众生难度,不生厌倦也。



如登万仞之山,必穷其顶,如上九层之塔,必造其巅:此四句即是志在菩提,不肯中止化城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真。



有罪不忏,有过不除,内浊外清,始勤终怠。虽有好心,多为名利之所夹杂。虽有善法,复为罪业之所染污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伪。



此段辨伪之相。伪者,虚也,假也。有心而造曰罪,无心而造曰过。凡有罪过,理宜忏悔除灭。今日不忏不除,则无惭愧心,甘居下流也。内浊,即具足贪嗔痴,浑浊自性。外清,即矫现戒定慧,清净之行。始则精勤修习,终则懈怠废弛,虚度时光矣。



虽有好心,行诸好事,如恤孤济贫,赈灾救难,施棺给药,修桥铺路等;多为贪名图利之心而为之,是谓夹杂(好心与贪图名利之坏念相参)。虽有善法,修诸法门,如持戒修身,参禅习定,澄心慧观,念佛持咒等;复为贪嗔未断,愚痴所误,造诸罪业,染污所修清净之行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伪。



众生界尽,我愿方尽。菩提道成,我愿方成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大。



此段辨大之相,乃言心愿广大。众生界,即有情众生之界。‘楞严经’云:世界,众生,业果,三种相续不断,无有穷尽(众生业不尽,而依业受报,故众生界不尽)。设言众生界有尽,我愿方尽,以无众生可度,故度生愿毕。



菩提道成:即圆满菩提,佛道成就。福足慧足,已成两足之尊。自觉觉他,已得究竟满觉。佛道既成,我愿方成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大。



观三界如牢狱,视生死如冤家。但期自度,不欲度人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小。



此段辨小之相。观三界如牢狱,观者以智观察。三界:一欲界。六欲以下,五趣众生,有男女雌雄,皆以淫欲而正性命。未曾离欲,故称欲界。二色界。六天以上,四禅天中,初禅(梵众、梵辅、大梵)三天,二禅(少光、无量光、光音)三天,三禅(少净、无量净、遍净)三天,四禅(福生、福爱、广果)三天,此天复有无益外道天,及五不还天(无烦、无热、善现、善见、色究竟),即三果阿那含,寄居其中。彼诸四禅,四位天王,徒有钦闻,不能知见。以上十八天,皆名色界。此色非是欲色,但是仍有形色而已。第四禅凡夫天,有欲灭色归空,故有四空天。三无色界,即四空天。不特无欲,而且无色,惟余识神、故称无色界。三界是六道众生依止之处,惑业未空,轮回未出,要在三界内,受果报身,无自由分,故曰如牢狱。五阴色身,是小牢狱。三界,是大牢狱。



视生死如冤家:生死逼迫,是为大苦,喻如冤家,能令受苦,必欲离之。欲离生死苦,故修诸道品,断界内烦恼。但期自度,无广大心,不能度人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小。



苦于心外,见有众生,及以佛道,愿度愿成。功勋不忘,知见不泯。如是发心,名之为偏。



此一段辨偏之相。偏者偏于二边,不归中道。或善于有,或著于空,
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
诸行无常 一切皆苦 诸法无我 寂灭为乐
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做如是观


扫一扫,关注丰道易学网微信公众号ifengdao,可以通过微信算命哦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• 丰道易学网

    传播易学文化为使命,提供科学专业的周易预测,命理知识,学习算命教程,生辰八字算命,在线免费算命论坛。专注易学文化的研究,让人人懂得命理真谛!

QQ|关于我们|版权声明|手机版|丰道易学网 ( 鄂ICP备16022777号-2 

GMT+8, 2018-5-25 23:02 , Processed in 0.333336 second(s), 3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Fengdaoyixue Co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